公告动态
点击排行
首页 > 新闻集锦

    什么在变?什么没变?

    时间:2014年03月06日 00:00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阅读:

    什么在变?什么没变?

    ——祖孙三代干部眼里的干群关系

    宁夏日报记者 刘 卫 王桂生 李东梅/文 宋克强/图

    2月22日,阳光温暖的周末午后,祖孙三人围坐在院内的石桌上,探讨交流工作心得。

    在吴忠市红寺堡区新庄集乡工作,是今年82岁的马占元、55岁的马景棠和31岁的马东海相同的工作履历。

    3个人来自同一个回族家庭,是祖孙三代。

    1978年12月到1981年10月,马占元担任新庄集公社党委书记、革委会主任。

    2005年到2007年,儿子马景棠来到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,担任更名后的南川乡党委书记。

    2012年9月,马景棠的儿子马东海报考乡镇公务员,以笔试第三名、面试第一名的成绩成为南川乡(现改为新庄集乡)一名干部。

    30多年,三代人,什么在变?什么始终没变?

    2月22日,趁着周末休息,马景堂带着儿子回到同心县老家,看望老父亲。祖孙三代围坐在一起,聊起了不同年代的新庄集乡,聊起了各自眼中和心中的干群关系。

    爷爷的时代:

    粮票悄悄塞到群众炕毡底下

    爷爷马占元回忆,上世纪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,刚刚改革开放,那时的新庄集有2万人,还是人民公社,下辖着13个大队,57个生产队。“百分之七八十的老百姓,住的是土窑洞,一年到头没啥收入,七成群众吃返销粮,有一半的人靠救济讨生活。”

    “那个年代,自行车都是稀罕物,干部下乡全部靠步行,到了村上就在老百姓家里吃饭。吃一顿饭,要留下半斤粮票和一毛钱。有时候夜里回不来,就在老百姓家里借宿。留粮票的时候,很多老百姓推辞着不要,我们就把粮票悄悄塞到炕毡底下。”

    “那时候的干部不能搞特殊,要和群众同甘共苦。上面对干部管得很严,县上每年要开一两次三级干部会,有贪污的、工作不力的,当场宣布处分。”

    马东海故意逗爷爷说:“那是不是参加会议的干部都很紧张?”

    老爷子一脸真诚地说:“只要自身正派,为老百姓服务,就没啥紧张的。”

    爷爷的一席话,引得父子俩笑出了声。

    已过耄耋之年的马占元老人,仍坚持每天下午看报纸。他感慨地说:“中央的八项规定好啊,刹住了吃喝风,管住了腐败。现在对干部要求越来越严。这样好,严是爱,宽才是害。”

    父亲的时代:

    一个月有十六七天都在村上

    马景棠说:“我当书记那几年,正是整个红寺堡区移民搬迁的时候。老百姓从靠天吃饭的土塬搬迁到扬黄灌区,让移民安定下来是最大的事。”

    “那时新庄集乡农民年人均收入只有1600多元,大部分收入来自劳务输出。全乡3万多人,有2万多都在外面打工。”

    “我们老家也是农村的,知道村上百姓生活苦。我当书记的时候,就想着如何让老百姓能尽快住下来,把新家园建起来,早点富起来。”

    “那时候乡上有一辆皮卡车。我们乡干部走村入户,只能坐着皮卡车走个十来八里,到了山跟前,车上不去就下来走,碰上谁家的拖拉机、驴车再坐一段,一个月有十六七天都在村上。”

    儿子马东海问父亲:“爸,你那时候下乡,村上的老百姓你都认识吗?”

    马景棠说:“全都认识,必须都得认识。”

    马东海又问:“现在群众大大小小的事都找政府,遇上不顺心的事,经常骂骂咧咧地来了,把干部堵在门里。你那会儿是咋处理的?”

    “和老百姓打交道,可不能摆官架子。我一般是先给人倒一杯水,让他慢慢说。其实,老百姓都很朴实,你给他倒杯水,他的气就消了一半。然后你心平气和地听他把事情说完,再耐心做解释说服工作。”

    儿子的时代:

    不说群众听不懂的官话套话

    马东海说:“现在乡上有5万多人,劳务输出只有1万人左右。这几年乡上大力发展葡萄、枸杞、草畜产业,引进了农业龙头企业,群众打工都不走远了。村村都通柏油路、公交车,家家户户通水、电、互联网。去年,村里农民人均纯收入4725元,是我爸那个时代的近3倍。”

    “这两年,村上买车的多了,有时候通知村里的人到乡上开会,还要派个人指挥一下交通呢。”

    父亲马景棠接过话来,“我们那会儿,谁家买一辆摩托车,全村人都要过来看一下呢。”

    马东海说:“在基层工作时间长了,我发现跟村上的群众打交道,不能说啥官话套话。有一次我电话通知村上的人来乡里开会。我照本宣科念完会议通知,可结果电话那头却用当地话问了一句‘你说了个啥?’要多用当地的语言,这样老百姓才能听得懂。”

    马东海说:“当初考到新庄集的时候,我心里就有一种传承的感觉。我有信心通过自己的努力,继承好爷爷和父亲吃苦耐劳、为群众服务的精神。虽然现在各方面条件好了,我们这一代的年轻干部,工作起来也不含糊,也能干出一片天地。”